《走近科学》停播 中国科普电视出口在哪里?

2021-09-08

 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(以下简称央视)这档曾被疯狂吐槽给中国青少年留下童年阴影的科普电视栏目,始于1998年6月1日,止于2019年9月30日。

  备受冷落、无人理睬的“电视科普”话题因此上了热搜,引起了社会的广泛议论和思考,让人有些猝不及防。

  对科普界而言,《走近科学》的结束的确不是一件小事。事实上,它已不是近年来第一个走到尽头的老牌科普电视栏目了。

  与网友纷纷回忆栏目里那些选题和故事情节不同,科普工作者更关心的是,科普电视究竟是如何走到了这样式微的境地?还有哪些方法和途径能够让它重获生机?谁更有责任和能力成为推动科普电视发展与创新的主体?

  就在《走近科学》停播前一年多,央视更老牌更硬核的科普电视栏目《科技之光》就已经悄然消失了。而《科技之光》的创始人正是被称为中国科普电视“拓荒者”的赵致真——他曾主持制作、推出过一系列影响深远的科普电视作品,多次获得国际科普大奖。

  赵致真既是中国科普电视的先行者和倡导者,也是科普电视发展历程的一位观察者和记录者。在他看来,《走近科学》的停播既在意料之外,也在情理之中。“在倡导加强国家科普能力建设的今天,老牌科普电视栏目关门大吉,只是中国科普电视大环境持续恶化的一个典型的缩影。”

  《中国科学报》:《走近科学》作为央视科普栏目,从1998年6月1日开播,已经有21年的历史。事实上,在央视的屏幕上,有更深厚科学背景的《科技之光》比《走近科学》栏目开播还早3年,但也已经消失近2年时间了。你怎么看老牌科普电视栏目的相继停播?

  下个月10日,就是美国著名的儿童科学教育节目《芝麻街》诞生50周年;美国WGBH旗下的科普电视专栏《新星》1974年创建,至今也有45年历史;英国BBC最成功的科学节目《地平线岁生日。作为一种无形资产,“老字号”品牌牵动着几代人的情感,人文价值常常不可估量。

  今后,如果有人问起,中国的电视荧屏上,最资深、最悠久的科普节目是什么?我们怕会羞愧无地、哑口无言的。

  赵致真:上个世纪末,全国各地电视台还大体都有科技栏目,记得北京台的孙永生、山西台的韩北极、重庆台的唐和平、浙江台的严义英、上海台的倪既新,都是名秀一方的科普达人。上海《科技博览》的收视率曾达到32,这是今天的电视荧屏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。

  改革开放40年间过去了,我国现有电视台总数约4000家,每年生产电视剧15000集,综艺节目1000多档,但各地电视台真正的科技栏目几乎荡然无存了,更不用说一个纯粹的科教频道。

  在倡导加强国家科普能力建设的今天,两个老牌科普电视栏目关门大吉,只是中国科普电视大环境持续恶化的一个典型缩影。

  我时常想起,如果20年前办起科技电视频道,该会有多少优秀的科技节目得以问世,多少科普电视团队得以存活。

  从宏观着眼,中国电视在由盛而衰的整个生命过程中,充当过“娱乐至死”的始作俑者和第一推手,又始终拒绝给观众一个科技频道,这是大节有亏的。

  赵致真:如今,电视新闻仍是国民获得科学知识的重要渠道。仅从央视13套的新闻节目看,科技内容比重很大,时效性强,而且能讲述相关的知识和原理。央视的纪录片频道、经济频道和综合频道也都有很好的科普节目。

  我们的许多行业在国际上都从跟跑变为并跑和领跑,公众有理由对自己的电视国家队期待更高,和BBC等世界大台一比高下。中国任何时候都不缺乏人才,就拿科普电视来说,论知识面我们有李永乐老师,论制作我们有梁琰的《美丽化学》,论大片我们有陈子隽的《手术二百年》。如何做到“朝无素餐,野无遗贤”,才是一切改革的要义。我们的“科普电视国家队”如果不能广开“才”路,招贤纳士,无论节目多么频繁地更名改姓,都是倒果为因、舍本逐末。

  《中国科学报》:多年来,你一直呼吁开办科技电视频道,现在是否具备了条件?你认为,中国电视科普发展的突破口究竟在哪里?

  赵致线日,中国科学界巨擘周光召、朱光亚、吴阶平、卢嘉锡、雷洁琼曾经联名写信给国务院,请求开办科技电视频道;1999年两会期间,多位代表提案开办科技电视频道;1999年12月全国科普工作会议上,这一呼声达到高潮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“科技电视频道”在即将临产时宣告胎死腹中。

  媒体的信誉和声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芝加哥大学《天体物理学报》一向籍籍无名,著名物理学家钱德拉塞卡到来后,很快办成了世界顶级的天文学期刊。靠着中国科学界的整体优势和国家科普资源的相应投入,完全可以迅速把互联网上的“科技电视频道”打造成最权威的信源、最前沿的窗口、最高产的良田、最完备的档案、最欢乐的舞台。

  《中国科学报》:互联网上的科技电视频道该由谁来“操办”,新闻媒体,还是科学部门?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中国科协本就是中国科普的责任部门,科技部、中科院、工程院、自然科学基金委同样肩负这个责任。美国NASA从20世纪80年代起开办了3个电视频道,每天24小时向公众播出,澳大利亚皇家科学院2014年开办了自己的科技电视频道。这不仅是为了 “消除公众的愚昧”,还是向纳税人述职,争取他们对科学项目的理解和支持。谁也不能剥夺科学部门对科学的线年,朱光亚(右一)在赵致真(左一)的陪同下,视察《科技之光》北京记者站。

  变形并不意味着动物在应对气候变化时一切都好,而只是意味着它们在进化以便生存下去。

  在人工智能取得突破性进展前,人是最灵活、最直观的操作者,饱和潜水技术可使潜水员长时间潜到深水作业现场,进行深水搜救、打捞、安装、探查等精细作业,代表了世界潜水技术发展的最高成果。

  这款可溶解智能手表,其实是一种瞬态电子器件。黄显团队研发的新型材料为解决电子垃圾提供了一个全新的思路。

  8日,记者从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获悉,该单位科研团队培育出了高产、优质的杂交海带“中宝1号”。据介绍,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藻种质库团队自2008年开始与大连海宝渔业有限公司合作,共同开展海带种质收集保存和品种选育工作。

  在“伏羲”芯片基础上,科研团队还研发出系列化芯片保护装置,目前已具备基本成熟的产业规模化应用条件。

  众所周知,为了更好地了解大脑的血液供应机制,需要绘制血管网络图,为此需要使用各种成像方法,包括将荧光着色剂引入血液的基于红外辐射的高精度方法。

  为了研究蜥虎是如何利用尾巴摆动防止摔落的,研究团队开发了两个类似蜥虎的柔性机器人,并用弹射器发射,模拟从滑行到高速降落的过程。

  研究人员表示,我们现在不仅有办法测量遥远星系中几十亿光年远的恒星,还能预见太阳“死亡”后会发生什么。

  英国《自然·通讯》杂志7日发表的一项遗传学研究指出,家猫身上皮毛花纹(如斑纹)的形成是由发育胚胎中的特定分子决定的。

  波音公司还在着眼低地球轨道卫星网络市场,SpaceX、一网公司、亚马逊和其他宽带卫星运营商也希望分一杯羹。

  全世界有4000多万人患有Ⅰ型糖尿病,这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,患者胰腺中产生胰岛素的β细胞会被免疫系统破坏。

  这一新模型有助科学家更广泛地研究其他病毒,重新评估它们更深层次进化的时间尺度,从而更深入地了解其致病能力。

  目前松山湖科学城的各项建设工作正加速开展,原始创新、技术创新、成果转化、企业培育的创新生态体系加速形成。

  暗物质粒子间接探测、宇宙线物理和伽马射线天文是“悟空”号卫星的三大科学目标,而对伽马射线的观测是实现其科学目标的重要手段之一。

  高光谱观测卫星是《国家民用空间基础设施中长期发展规划(2015—2025年)》中的一颗业务星,由国家航天局组织实施。

  针对新冠病毒变异毒株,各疫苗研发单位从疫情发生以来,特别是有变异株出现以来,就已经在开展针对各种变异株疫苗研发的一系列工作。

  在这项新研究中,Attal提出了一个基于以下观点的模型:生命早期形式是简单囊泡,其中包含一个特定的化学反应网络——现代细胞代谢的前体。

  虽然这是一个很成熟的机器学习算法,但快速射电暴不管从形态上,还是训练样本的收集上都很困难。研究团队运用训练好的机器模型,最终从数据库里找出了81个新的快速射电暴候选体。

  这项研究结果表明,关于野生动物消费相关的疾病风险的公共教育,可能对生态保护和公共健康都有好处。

  梅拉米德等人认为,通过某种手段阻断记忆B细胞的激素信号作用,能够逆转老年人的免疫系统衰老过程。出行更方便!今日起62路公交车将覆盖横琴金融岛www.bc5n3.com.cn


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